淄博新闻网 欢迎您!

  • 新闻报料:123456
  • 投稿邮箱:123456@xxx.com
唐宣宗欲抑制宦官势力,因财政恶化,反在财赋上对宦官依赖增强
更新日期:2019-08-11 18:56:58 点击数:92 来源:网络整理 【打印】【关闭
  
 

 武宗在位六年,任用李德裕为相,政事治理甚有起色,史料记载的卖官现象不多。

藩镇方面,昭义节度使刘从谏卒后,其侄刘稹自领军务。刘稹年少懦弱,“押牙王协、宅内兵马使李士贵用事,专聚货财”。军将刘溪因为贪残无所不为,刘从谏弃而不用,此时便去贿赂王协。王协实行税商人之法,“每州遣军将一人主之”,便将刘溪安排到富商最多的邢州。刘从谏在会昌三年(843)“榷马牧及商旅,岁入钱五万缗,又卖铁、煮盐亦数万缗。大商皆假以牙职,使通好诸道,因为贩易。商人倚从谏势,所至多陵轹将吏,诸道皆恶之”。商人凭依方镇为官贩易,横行不法。吏部也有不检点者,柳璟“会昌二年,再主贡部,坐其子招贿,贬信州司马”。

宣宗朝是一个中央集权衰落、官僚腐化、朋党猖獗的时期。宣宗前期,宦官攫取大量政治、经济特权,而马植、崔铉等牛党宰相与宦官多有交通。后期欲抑制宦官势力,但成效有限,随着财政形势的恶化,宣宗反而在财赋上对宦官依赖增强。史料中有关卖官事虽记载不多,但严重程度不亚于前。宣宗为人多疑苛察,虽勤于政事,但精力有限,致使上下相率以诈,唯宰相令狐绹最受其信任。令狐绹曾说“吾十年秉政,最承恩遇;然每延英奏事,未尝不汗沾衣也”,私底下他却大用私党,卖官鬻爵:滈少举进士,以父在内职而止。及绹辅政十年,滈以郑颢之亲,骄纵不法,日事游宴,货贿盈门,中外为之侧目。以绹党援方盛,无敢措言。及懿宗即位,讼者不一,故绹罢权轴。

中书舍人刘蜕,向皇帝密奏令狐绹的过失,自己却也并不检点:以其子弟纳财贿,疏云:“白日之下,见金而不见人。”云云。丞相憾之,乃俾一人为其书吏,谨事之。紫微托以腹心,都不疑虑,乃为一经业举人致名第,受赂十万,为此吏所告,由是贬之。

看来,宣宗信任的人中不止令狐绹一人卖官。甚至优人祝汉贞也敢于受贿请托:词辨敏给,恩倾一时。嗣朝王乾佑金帛结之,求刺史,尽纳贿矣,而未敢言。御史台劾奏,汉贞杖二十九,流天德;乾佑窜岭外。

河东节度使王宰“重赂权幸,求同平章事领宣武”,幸有宰相周墀的弹劾而未许。大中九年(855)正月,发生科场舞弊案,“明经黄续之、赵弘成、全质等三人伪造堂印、堂帖,兼黄续之伪著绯衫,将伪帖入贡院,令与举人虞蒸、胡简、党赞等三人及第,许得钱一千六百贯文。据勘黄续之等罪款,具招造伪,所许钱未曾入手,便事败”。堂帖是政事堂发出的独立指挥公事的文书,用于处分百司,需宰相集体署名,堂印即盖在堂帖上的中书门下之印,持盖印的堂帖便可到礼部贡院命令主司与某人及第,黄续之等三人连堂帖也敢伪造,并伪装成政事堂流外吏员将之送入贡院,真是前所未见。由此可见宣宗朝纲之不肃。